怎样作妻子

祷告

天父,我们为能够一同来到主面前感谢主。天父,我们再一次恳求主,求主亲自教导我们,亲自对我们的心说话,绝不是让我们只是听到一些知识和道理,但愿耶稣基督的生命成了我们的生命,成为我们的力量,让我们在婚姻里能够实在荣耀主的名;让我们在婚姻里被磨成你儿子美丽的形像。但愿主与我们同在,帮助我们每一个在你面前有真实的学习。我们这样的祷告,是靠耶稣基督宝贝的名。阿们。

前言

志雄决定讲这个专题的时候就跟我说,希望我来帮他讲一点。我说:「你有负担,我没有负担,我不讲。」他说:「但我没学过作妻子呀。」我说:「作妻子的角色很难说得清楚的。」

我既觉得这不是神给我的负担,也很不习惯在众人面前讲话,所以不答应他的要求,但他还是一直希望我说说。最后我就在神面前祷告,和回想我和志雄结婚至今二十多年的变化。

志雄也提到我们怎么开始,在婚姻的历程上有怎么样的辛酸历程。我当年用眼泪、甚至跪在神面前问神:「神,你是不是配错了?」早年,我们实在是在痛苦挣扎、怨悔心情中度过的。可是这近几年,我忽然觉得情势大有改变。

以前我妈总是对志雄说:「你娶了个好太太,你能把这个太太娶回家,你真很有福气。」可是这几年,我去安慰一些在婚姻上有难处的姊妹,有的姊妹说:「你不懂啊,刘哥对你这么好,你这么幸福,你怎能体会我们所走的辛酸路、我们所碰到的难处。」也有一些伯母对我讲:「你真的好有福气啊,神给你这么一个好丈夫。」

让我更惊讶的是,两年前我跟志雄到德州一个教会去,志雄去传福音。他传完福音下来后,许多弟兄姊妹都围着他讲话,我走到一边等他。这时有一位年轻的伯母走到我面前问说:「请问你是不是刘师母?」我说:「不敢当,我是志雄的太太。」她说:「你好幸福啊,你是非常快乐、非常幸福的人。」我很惊讶她为什么讲这个话。

「你看我们听刘弟兄讲一个多钟头的道,我们就铭记心上,快乐无比。你二十四小时跟他在一起,你实在是太幸福、太美满了。」

我楞在那里不知说什么,只能说:「谢谢你、谢谢你,感谢主、感谢主。」我只能这样讲。

真的,我只能说:「感谢主。」

回家后那位伯母的话还在我耳际缭绕,真是十年河东,十年河西,不知不觉我已是这么幸福美满的人,人人羡慕,真是神赐给了我一个家。

想到这时,即使我再没有负担,再有惧怕在众人面前讲话的心态,也明白真的有这个责任,把我二十多年来在神面前的学习、在神面前学到的功课,跟弟兄姊妹分享。

今天,我把在主面前二十多年的学习历程和大家分享,希望大家不当笑话听,马耳东风。如果能在你的生命中,用神的话语帮助你或者是你们的儿女,就是我今天壮胆站在这里的最大收获了。

我的学习经历

一、敬畏神

彼得前书第三章1~6节:「你们作妻子的,要顺服自己的丈夫。这样,若有不信从道理的丈夫,他们虽然不听道,也可以因妻子的品行被感化过来。这正是因看见你们有贞洁的品行,和敬畏的心。你们不要以外面的辫头发,戴金饰,穿美衣,为妆饰,只要以里面存着长久温柔安静的心为妆饰。这在神面前是极宝贵的。因为古时仰赖神的圣洁妇人,正是以此为妆饰,顺服自己的丈夫。就如撒拉听从亚伯拉罕,称他为主。你们若行善,不因恐吓而害怕,便是撒拉的女儿了。」

这段教导作妻子的经文第二节:「这正是因看见你们有贞洁的品行,和敬畏的心。」,在我跟随主学习作妻子的角色上,其中「敬畏的心」起了最大的作用,我深受其益。

1、世界怎么教我们——大女人

在婚姻中,很多男人是大男人主义者。但在女权运动兴起以后,在这个世代里,也有很多女人在婚姻中是大女人主义者。她们主张今天的女人既已和男人一样受完整教育,为什么还要屈居男人之下?而且就如刚才志雄讲过,按照神的创造来讲,女人在各方面都不亚于男人,其实不止如此,很多方面女人还胜过男人,比如学校里常常是女孩子包办班上前三名;比如女孩子比男孩子说话更有条理、更会表达......因着这种种「理由」,今天,女权运动者名正言顺地高高抬举起我们女人,鼓励我们姊妹们「挣脱枷锁」,鼓励到了一个地步,要我们什么都不必怕,不必怕社会习俗的规范,不必怕道德伦理的约束,甚至不必怕看不见的神!

这样被教导的一个女人进到婚姻里的时候,就会认为,我选到哪个男人作我丈夫,那个男人就该是来成全我的快乐和享受的。

当一个女人进入了家而没有敬畏神的心,活在这样一个邪恶淫乱的时代,她毫无办法保守自己不坠入网罗里!

2、我怎样受诱导——我要作头

在选择丈夫上我有这样一个观念,前提当然他是真的很爱很爱我,其次是在这个婚姻里,要让我有成就感!

因此,我觉得,如果嫁一个什么都有的男子,岂不只是坐享其成,不会有成就感。如果我跟一个男人在一起,他什么都没有,我们白手起家,一切成就都是我跟他努力得来的,每一点每一滴都有我的心血,我有百分之百的权利可以与他分享。这才是时代女性!

以我和志雄来说,我们非常相爱,但我们两个要结婚时,我父母及所有认识我们的人都反对。我们俩背景不同,我是正常家庭教育下成长的孩子,我父亲是山东人,家教很严,他认为女孩子一举一动都应有分寸。所以,我从小是好学生、好女儿,得到师长疼爱。

志雄的成长背景和形成的人格性情,就如志雄所说的,和我可说是南辕北辙。我选上志雄,因为没有比他更符合我「条件」的男人了─我真的觉得他很爱我,而且,这个男人可怜了,从小没妈、没家教,他使我兴起一个很大的使命感,如志雄讲的:「要改造这样一个坏蛋」,要把这样一个坏男人变成一个好男人。

而且我是基督徒,我尊重神的命令,神造就我、告诉我就是要帮助一个男人,于是我带着这种使命感「下」嫁志雄。

[↑回到页首]

我是中心

他昨天提到洞房花烛夜我就开始哭。为什么呢?那时本来是高高兴兴的,因为好不容易才得到了父母的认同、亲友的祝福,让他们相信我们是真诚相爱,相信我们会很好,然后我们在祝福中结婚了。当时台湾兴请客,婚礼完成、喜酒结束,我爸爸和他爸爸竟为了请客花费如何分担吵了起来,闹得很厉害。

当晚姑姑来我家说到这件事时,我很伤心,我觉得爸爸把我抚养长大,这么一个宝贝女儿、掌上明珠,却在嫁女儿的当天就不被夫家尊重,真让我觉得非常愧疚,我觉得父亲这么样爱我,我却让父亲到我结婚之时也不能安心,还要为我担心。

我在婆家哭了,对姑姑讲:「我今天就回家。」她说:「今天不行,要等三天以后。」为什么今天不行要等三天后!我觉得好难过好委屈。

那天晚上我就一直问志雄为什么?为什么?为什么这样欺侮我爸、欺侮我!我一直跟他吵。洞房花烛夜是良辰,却是我们争吵的开始......。

现在回想,如果没有敬畏神的心、什么都不怕的时候,一个妻子会亲手拆毁这个婚姻。

感谢主,在我和志雄争吵的好几年当中,我虽然不够爱主、不肯跟从主,但是因着我信主,我知道我再吵再闹也不能离婚。而且如果我那样作,会让我在父家蒙羞,因为这是我亲自证明我选的婚姻是错的。

好多次在极度心寒悲哀下,在高雄爱河畔徘徊又徘徊,几次想跳下去,可是我也知道,因为我是基督徒,我也不能够自杀。就是因为还有这样一点点敬畏神的心,我们俩虽然吵得很厉害,虽然有许多争执,可是我不敢犯违背神的罪。

[↑回到页首]

一场斗争

就是因为这一点点敬畏神的心,我们还留在婚姻里;而又因为全然漠视神对婚姻的教导,所以还在那争斗。

我就像创世记里讲的,女人在咒诅中还恋慕她的丈夫。我就是想要他变成我想要的那个样子,我要控制他。我说:「我嫁给你了,我要让我父母觉得我选的是对的,你一定要替我争气,你一定要很有礼貌......你一定要竭尽所能来证明我选的是对的。」

我把他当成我的荣耀,当成我使用的一个工具,来满足我的私欲,我要他变得如我想要的那样。

结果我发觉,我真的没有办法改变他,我硬要他怎么样,我痛他也痛。当我要爱慕他的时候,他就要管辖我,压制我。

他对付我的方法是一天到晚给我讲那句经文:「女人要顺服你的丈夫」。而且还有另外一节经文,也是常常对我讲,我常常不知怎么办,那节经文是:「不可含怒到日落。」

每次整天把我弄得怒气难消后,到了晚上不是甜言蜜语的道歉,而是:「好了,好了,上床睡觉了,到此为止,不可再生气了,听神的话,『不可含怒到日落』」,如果还要理所当然的缱绻温存,我更是觉得我真的是无路可走。

感谢主,后来检讨起来,我觉得神还能把我带到今天的地步,是因为当时在我的心里,还有一点点敬畏神的心。如果我那个时候没有敬畏神的心,我早就放弃我的婚姻了,我的婚姻早就被我亲手建立又亲手拆毁了。

所以我们要知道,在一生当中,一个女人对神的敬畏心是多么重要。

3、我们的旧人一无是处——我们有没有贞洁的品行

几年前,有位姊妹来找我说:「王姊妹,我有一点难处想跟你谈谈。」那位姊妹三十多岁,有三个都还小的孩子,和整天忙碌的职业。

她说:「有个男同事常常递纸条、写情书给我,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。」我看着她对她说:「你不知道怎么办好?」她说:「是呀!」我说:「问你两个问题,第一,你与丈夫的感情是否不好?」她说:「你怎么知道?我的丈夫每天忙事业,经常看不到人,三个孩子全丢给我一个人照顾,我没有生活,每天筋疲力竭。还有,他跟我没有话讲,我们的爱情早就死了,只是在维持这个婚姻而已。」

我说:「我再问你第二个问题,这时候有男人爱你、追你、写情书给你,是不是心里非常高兴?」她没回答,我继续说:「三十几岁的女人,还有人爱慕你,写情书给你,送花给你,偷偷地看你,你会在心里觉得被尊重,被抬举。本被奶瓶、尿布消磨尽了的自信心、自尊心又回来了。是不是啊?」她说:「是啊。」

我跟她说:「你来问我不知道该怎么办?一个敬畏神的主内姊妹,应知道该怎么办呀!那情书你根本不应收、不应看,而现在却每天巴望接到,看看里面写的是什么!」

我想这个姊妹是敬畏神的人,所以我就不留情的告诉她,三十几岁的夫妻,男人正在事业上拚搏,跟丈夫感情不好的妻子,这时候是最孤单寂寞的,如果里面本没有贞洁的品行,就会受诱惑堕落了。

不只是那位姊妹。当丈夫令我们失望的时候,我们有没有想过:「当初如果嫁的是......」

你会发觉,我们心头根本没有贞洁的品行!在我们的旧人里面,神的光一照,就让我们看见里面一无是处。

以前的女人因为受传统礼教、社会道德的束缚,或是不能独立,不得不「仰望良人终身」;现在的女人有学历有工作,根本不需要靠丈夫供养,会觉得丈夫凭什么比我「大」?为什么要委屈自己?如果加上不敬畏神,且正落在孤单寂寞压抑的生活里,这时遇见了初恋情人,他说还在等你;或出现追求挑逗你、说你正是他心仪的人,有几个人能逃脱这吞噬人的陷阱呢?

所以当我们在孤单寂寞中被神的光光照,让我们看到我一点点贞洁都没有的时候,我们唯有谦卑来到神面前,对神说:「神啊,我没有纯洁的感情,但你的生命有,求你把一颗真正的爱情赐给我,让我知道一生一世在你的命令之下,只能爱着这个男人,只能拥有这个男人,只能跟这个男人在一起。」

只有神带人走出流泪谷

我是在高中的时候蒙恩的,有一段时间很爱主。但在我们结婚后的头几年,那个婚姻真是处于咒诅之下,因那时我真的是不爱主,我忙家庭、忙事业,我跟主说:「主啊,主在旁边等等,等这些事忙完了以后,我再来事奉主。」感谢主,在那个时候,神把一点点敬畏祂的心放在我心里,可以让我在那样的网罗当中逃脱,没有亲手折毁我的婚姻。

所以我深深地觉得,姊妹们,在今天这样一个邪恶、淫乱的时代,这样一个到处都说女人是强者的社会,女人再也不需要伏在男人的手上,女人再也不用作依赖者,你觉得你什么都有,什么都能,连生孩子都能不要丈夫,什么都强,世上的一些学说告诉我们可以这样、可以那样的时候,我们真是求神,把敬畏神的心放在里面,使我们可以逃脱,使我们可以不至任意妄为,让神的名受沾污,让自己的幸福付诸流水。

一颗敬畏神的心,可以把你带出流泪谷,可以把你带到宽广之地。这是我学的第一个宝贝的、非常非常重要的功课--敬畏神的心。

[↑回到页首]

二、敬重丈夫

以弗所书五章22~24节:「你们作妻子的,当顺服自己的丈夫,如同顺服主;因为丈夫是妻子的头,如同基督是教会的头;祂又是教会全体的救主。教会怎样顺服基督,妻子也要怎样凡事顺服丈夫。」

33节:「然而你们各人都当爱妻子,如同爱自己一样;妻子也当敬重他的丈夫。」

我是谁

我学的第二个功课,是「敬重自己的丈夫」。

我跟志雄是在各大专院校演讲比赛会上认识的,我们俩刚结婚时,志雄的学历跟我一样,都是专科毕业,所以那个时候,从那方面来说,我一点都不比他差,所以我打心底从来没有想到要敬重他。我觉得我是要来帮助他的,帮助他的一定是比他强啊,怎么会敬重他呢。

我确实想帮助他,所以那个时候,志雄不论作什么事,我都很尽责地帮助他,生活上的任何问题,我一见他那里错,绝对真实地告诉他那里作得不合理了。只要我跟他在一起,无论在任何场合只要我看到了他的不是,回家我一定会跟他好好交通。

志雄跟我说过,因为他从小没有妈妈,父亲又自顾自吃喝玩乐不管孩子,所以他从小凡事靠自己,无尽的挫折羞辱形成了愤世嫉俗的心理,所以我觉得他从头到脚都需要改造。

那个时候,我完全没看见自己有什么错!我觉得,主啊,我这么爱他,我没有选高学位的人嫁,有钱的人嫁,有成就、名声的人嫁,我什么都不顾嫁给一个这样的男人--结婚时,除了买一张床,没有买任何东西。我这个妻子太好了,又那么尽责,在各方面,事业上、家庭上......都愿意作他最好的帮手......我真是得意的说,他可以站起来说他得到了一个贤妻,得到了一切的好处。这是我的理想,而这个观念催逼着我更尽责。

我们在台湾时,有一段时间真的不爱主。但是感谢主,把我们带到美国,给我们在灵性上有很大的突进。

每当志雄带查经,我就把饭菜、孩子一切早早弄好,让我们可以早点去聚会。他带查经时,我一定会坐在角落,非常仔细地听他讲,然后又准备好好地帮助他。

那时我们俩各方面都差不多,在圣经、灵命方面可能我还比他好一点,至少我还觉得我对神比较亲近一点,他那时主日上教会多是坐在最后一排方便打瞌睡,离开时又容易走(很抱歉把志雄不光彩的往事讲出来,我已告诉志雄,你要我上台讲,我讲时要举实例,如果把你的一些糗事讲出来,不要怪我。他说:我敢作敢当!)。他带领查经,我就好好地听,看他在交通这节圣经中有哪些不对,回家后我好好地帮助他。

有一次又在我兴奋地准备好好地听他讲挑毛病的时候,忽然圣灵的声音对我说:「你是谁?你是谁?基督是男人的头,男人是女人的头,你不是他的头,他是你的头。你是谁啊?敢管他、辖制他。妳把我放在哪?我才是他的头,你作他的头是篡夺了谁的地位?」

那时我真的觉得圣灵「啪」的一耳光打在我脸上,「我是谁?」一下子我被吓住了。我说:「主啊,我何等的得罪你,基督是男人的头,丈夫是妻子的头,我几乎坐在他的头上,来管辖他,告诉他这个、告诉他那个。」这一下子我真的被神打醒了,我说:「神啊,原来这个男人不是我的,是你的。」

那天回去,我跟神作了个祷告,我说:「神啊,从今天开始,我把我的丈夫还给你,他不是我的人,他是你的人;我不是他的头,你是他的头。我不敢了,我再也不敢来辖制他、管制他。」然后我要学撒拉一样,在主里敬重我的丈夫。

[↑回到页首]

亲手摧毁自己的婚姻

以前志雄怕我到一个程度,我一个眼神,就必是他讲错话了或作错了事,而他到半夜两点也睡不着觉。

他常常说:「你比我妈还凶啊!」他常常觉得我是他的老师,严厉监督、谆谆教导生怕他作不好,而他跟我相处是临深履薄,动辄得咎。

感谢神,如果不是神插手在我的婚姻中,我自以为是贤妻其实和悍妇又有多大距离?又是如何一步步亲手毁了我的婚姻而懵然不知啊!

当然在这之前,我多少次在主面前流泪祷告:「为什么我的婚姻这样糟糕?为什么我选的丈夫,他的爱却伤透了我的心?他的爱对我来说一点没有享受、被祝福的感觉,反成为我这么深的伤害?」

我们俩的爱情,好似琼瑶写的小说一样,爱恨交织,我完全没有出路。我多少次在主面前流泪祷告,跟主说:「主啊,救我的婚姻吧!我没有路了,我尽了我最大的努力,尽了我一切的爱,所能作的都作了,已经没有路走了,求主你来带。」

[↑回到页首]

要敬重妳的丈夫

就是这样多次的祷告之后,主怜悯我的顽梗,我的愚昧,亲自来向我显现,告诉我:「妳要敬重妳的丈夫。」

我开始学习敬重他。这很难啊!因为很多年都没有这个习惯。记得那些年间,我常跟志雄说一句话:「你不要得意,不是我要顺服你,不是我要好好听你的话,你要搞清楚,如果不是神,我绝对不会敬重你和听你的话。」

我常常告诉自己,要敬重他、要顺服他,因为神是这样说的。但我实在不情愿、不甘心低下来学敬重和顺服的功课。

如果不敬重你的丈夫,你不会顺服他的,当你觉得他什么都不好,怎么去服他?神要我们帮助丈夫,能够把丈夫高抬。箴言三十一章那个智能妇人,把她丈夫抬举到什么样的地步!

于是就开始学,学得好辛苦,当嘴吧想要说他,话到嘴边得狠狠地咽下去,看见了当没看见;以前是挑他不好的讲,现在是挑他好的讲;以前是要帮助他、纠正他、改造他,好是当然的、应该的,哪用夸奖,应该讲他不好的;现在学夸奖他、敬重他,真是学得非常非常辛苦。

感谢主,借着一年一年我在主面前的学习,主在我里面的份量增加时候,主在我里面的生命长大时候,神就让我的学习不再感到痛苦,而是自然而然的。

以前志雄在教会台上讲道,我在台下紧张万分,因为我觉得他讲不好不是让我丢人了吗?万一他在台上责备弟兄姊妹,弟兄姊妹会跟我说:「志雄在骂人呢,你怎么不好好劝劝他?」而我知道回去后我不能跟他说。

那段时间,我真是在走十字架的道路,觉得天天背着十字架跟一个男人生活,还是许多痛苦,许多眼泪。但是感谢主,因着有敬畏神的心,我知道不能再放肆了,我知道我在主面前再不好好改造的话,将来见主,主会说,我不认识你,你是一个坏女人。我真的不敢再想去篡位置、要作主,我不敢了。

[↑回到页首]

妹妹的提醒

因着敬畏神,我在口舌、在话语上有了一点操练。以前我觉得,在爱心里要说诚实话,所以什么话都敢讲,真的骂起丈夫跟骂儿子没有两样,跟丈夫讲起话来一点都不尊重他、敬重他。

我的妹妹在美国跟我住了十年,感谢主给我们有彼此照应的时光。有一次,妹妹提醒我,(我妹妹单身,教会有单身团契,有夫妻团契)她说:「你有没有发现,你们这些作太太的,跟丈夫说话的口气比跟儿子说话还恶劣。」

我说有吗?她说随手举些例子罢:「某某,你拿药过来,儿子快病死了,你都不管,你是死人呀!」又比方说,聚会之后,大家吃饭聊天时作太太会说:「某某过来」,然后是:「帮我倒杯水」;或是,「喂,你帮我拿个东西」。使唤丈夫像粗鲁的雇主使唤佣人一样。

最初听到我妹妹这样说,我十分惊讶,我真的没自觉。我妹妹那次说的话,对我有很大的提醒。

有一次我去看牙医,本来我和志雄约好八点去探访,结果七点四十五分时还没看完。我就在牙医诊所给志雄打了个电话,我说:「志雄,真对不起,我看牙医延误了,你看看是等我,还是就给要探访的弟兄姊妹打个电话。真的很抱歉,这么晚了,你决定怎么样以后告诉我一下,如果要等我,看在那等我,或者你要先去也好。」

放下电话后,牙医太太对我说:「爱君啊,你跟谁讲话呀?」我说:「跟我先生讲话呀。」她说:「你跟你先生讲话还用『对不起』啊。」

她的讶异,是我的喜悦,终于,我在口舌上有了长进。

[↑回到页首]

是神,不是人改变了他

人与人之间没有尊重和敬重的时候,在话语上放肆的程度是我们不自觉的。在我自己学习怎样敬重丈夫的经验里面,很感谢主,当我经过了一段学习日子以后,忽然发觉,从开始的强迫自己来顺服、强迫自己去尊重,到如今已是打心底来顺服、去尊重。以前我听志雄讲道,觉得他讲得很差劲;现在我听他讲道,我真的从心底地说:「感谢神给你的恩典。」我常对他说:「我打心底对你的敬重是越来越加添。」

我走的这一段路,先从爱神、遵照神的命令开始学习,到最后发现,我的丈夫,神可以把他改变又改变。

当初甘愿嫁志雄真是很想改变他,可是经过了掺杂着眼泪、劳苦的七年岁月终于发觉,我没有办法改变他,希望彻底破灭。我曾恨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太太改变不了丈夫的,早知这样我就不嫁人了。

没有人告诉我,耗了七年时间摸索才学会这个功课--改变人心的只有神能作,人绝对不能作、作不了。

志雄知道我希望他穿著整齐,也希望在我亲朋面前能够给我争面子,让我不觉羞耻,他知道我这个心的。以前他穿什么我都要叮咛再叮咛,一个不小心他就走样了,他就穿他爱穿的。十几二十年前我在台湾上班时,他每次下班去接我,记得有一次楼下同事打电话告诉我(我在二楼上班):「王小姐,你先生来接你了。」下班了,同事看到有先生来接多幸福,我拿着皮包高高兴兴地下楼,一看,他一件BVD汗衫、一条短裤、一双拖鞋楞在那!

真是那样子!我感觉到我脸颊在抽搐,我很快的越过他到外面去,我不讲话。

你越要他改什么,他越要跟你唱反调!我真的觉得要改变他的面目,他反过来管辖我要顺服他。当我明白了我不能也不再去改变他时,神就接手开始改变他。

以前志雄总觉得我这个作妻子的不对,不会觉得他作丈夫的有什么不对。他昨天讲的,他认为他对我真的很好啊!标准丈夫,没有什么可嫌的。但有一样,在我来说,为什么他的爱我没有感受到?为什么他的爱我没有接受到?

从我把他还给神以后,十几年前,每年的夏令会,只要是讲夫妻关系的,志雄一定是坐在第一排第一个,从那一年开始,所有关于幸福家庭的讲座,他没有漏掉一个。他还买了很多这方面的书来学怎么作丈夫,怎么作爸爸,然后他就越学越好,越作越好。是神改变了他,不是我改变了他。

曾经有些姊妹希望改变自己的丈夫,他们对我说:「爱君姊,我赶快把那些丈夫要学好的书都买来,不但放在他床头枕边,还要放在厕所马桶边,让他到什么地方都有得看。」

我告诉那些热心的姊妹:「他不会看的,因为你叫他看,他就越不看;你叫他学,他就越不学。还不如用膝盖跪在神面前说:『神啊,这个丈夫是你配给我的,你把我许配给他,他是我的头,你是他的头,你来管理他,你来改变他,你来把他作成你心目中的男人跟丈夫。』」这至少是我试了最有效的方法,感谢主。我学的第二个功课:敬重丈夫、顺服丈夫。确实遵照神的命令来学,就可以渡过那一段痛苦时期,然后就进入享受期。

[↑回到页首]

三、看重自己

我学的第三个功课是「看重自己」。

我们要正对自己、要自重。今天有些女人,不是把自己看得过高,就是看得过低,没有在主里把自己放在正确位置。

1、自怨自艾

有些女人结婚后觉得(或发现):我放弃学业、事业守在家里,而你海阔天空尽情挥洒为理想奋斗,你事业蒸蒸日上,获得喝采掌声;我被缠人的孩子、琐碎的家务拖住,在无声无息里萎缩。

原是父母的掌上明珠,美丽纯洁的白雪公主,交到这男人手上,不出几年就变成老妈子了。

我就是这样。当年我妈就对我说:「爱君啊,你作小姐时从来没大声说话,结婚以后,三年生两个孩子,现在讲话都是高八度,不是讲的,是吼的、叫的,骂起丈夫来也是。」

我说:「主啊,我什么时候从白雪公主变成巫婆都不知道,我好可怜,又老又丑。」于是我难过不已,自怨自艾。

婚姻是神的祝福,神设立的,可是两个深深相爱的人,因为爱不在真理中,不在珍惜中,不在知识中,不在见识中,几乎把这个家─两个大人和两个孩子全毁了。

[↑回到页首]

2、不知防备

我们不知道防备撒但在婚姻中放下的火箭、脚镣。

我们不知道在这个时代,撒但要毁坏的就是我们的家,把我们的家毁了,就把我们的见证毁了,把我们的服事毁了。

王子和公主进入礼堂的时候,撒但就紧随在身后行破坏的事,在我们中间制造纷乱、斗争。

我们一点都没有想到,一点都没有预防,在由它支配的思想下发出:「凭什么结了婚我就没有了自己的事业、自己的朋友、自己的嗜好、自己的享受,甚至离开了自己的家人,我还是什么?」

如果任由它般操纵下去,就把两个人都毁了。我们真是必须在圣经中学习,怎样来看婚姻中的自己。

[↑回到页首]

3、正确身份

以前我生气时跟志雄说:「我是你们家的佣人,替你烧饭、洗衣、带孩子,你要高兴就高兴,不高兴就不高兴,没有说过一句赞赏的话。」

感谢主,志雄告诉我说:「你这样说、这样看自己是不对的,如果我们家需要佣人,肯花钱就可以请一个来,但她真取代得了你在这个家─丈夫、儿女中的地位吗?」

这话深深打动了。我对神说:「主啊,怜悯我,我没有看重自己;我不看重自己,自然也不会赢得别人的看重。」

一个女人,她可以是公主,她可以是巫婆;一个女人,她可以按照神当时创造的心意,何等的珍贵、何等的美丽、何等的圣洁,她可以像皇后一样、像公主一样。但是,她也可以沦落为出卖灵肉的娼妓。

[↑回到页首]

4、神的心意

创世记一章27节:「神就照着自己的形像造人,乃是照着祂的形像造男造女。」

我们的被造,是神按照祂的形像造了男人,也同样地造了女人。而且在后面提到,神造女人的时候用的材料更好,心意更好,因为神造了女人以后,看一切更甚好,一切完全、一切美好。

但女人不可因此发挥出:「女人什么都行,不需要尊重丈夫,更不需要顺从丈夫。」这种违反神心意的结论。

我们不妄自高抬,我们也不需要因为好象在家里作的是隐藏的工作,在教会里面作的是隐藏的服事,以为人家是看不见的,就看轻了自己的价值。

这一点在婚姻中非常重要。婚姻中彼此关系是平等的,你绝对是你丈夫心上的人,不是脚下的人;但你更不应该是他头上的人,应该是在你丈夫的胸怀享受爱情的人。

我感谢主,让我借着学习,能够因着在主里面看自己看得合宜,我没有再在我的家庭里面制造更多的纷争。

[↑回到页首]

结语

一、甘愿放下

我们结婚的时候都是专科毕业,志雄的学士、硕士、博士学位都是结婚以后读到的,我一路陪读。当年我母亲、阿姨、长辈、许多不信主的朋友都为我担心说:「到他拿到博士学位,有一天事业有成、飞黄腾达了,就是你这糟糠之妻被一脚踢开的时候了。」

感谢主,我虽然没有那些学位,但是我知道在志雄的眼里,他没有轻看我;在神的眼里,神也没轻看我;在我自己的眼里,我更知道我在作什么。如果我要,我也可以去读学位,但是如果我这样作,对我的事奉、家庭、孩子都有妨害。我甘愿放下,因为我有一个更高的目标要达成、一个更高的学位要读到。时间过得很快,一晃眼我们结婚已经二十多年了。所以姊妹们,要在主里看重自己,使你一生好好活在主面前,蒙神祝福。

[↑回到页首]

二、渴慕被作成

前几天有几个弟兄姊妹在我们家交通,我们谈到一些丈夫、一些妻子。我们谈到有一位作丈夫的,他爱他的妻子爱到真的是可以替她死。他妻子长年有病,但他服侍他的妻子很周到,对他的妻子很温柔,从来不对他妻子讲一句重话,他一直那样子的尽心伺候她,无私地爱他的妻子。

他对他妻子的温柔、服侍、爱心,我们几个姊妹在那边听了,觉得我们的弟兄应该到那个弟兄家好好地学一学。我们好似觉得:「主啊,你为什么没有赐给我们那样一个丈夫?我真的巴望你给我祝福,赐给我那样一个丈夫。」

我们又谈到另外一个姊妹,她是怎样的顺服她的丈夫,用温柔、贤慧、顺服对待她的丈夫,真是我们的榜样。她丈夫在大庭广众前骂她,对她大声讲话,她没有一点不悦的眼色。

我们讲到那位姊妹的时候,好几个作丈夫的弟兄眼睛都瞪得好大,不稍掩饰他们隐藏的心声:「那个姊妹真好!」「没娶到那样姊妹真是遗憾!」我们这样讲、这样想的时候,我忽然有个意念,随着年日过去,见主的日子越来越近了,我们以什么样的面貌去见祂呢?

年轻时候的我也是一样,巴望的也是神给我一个是体贴、温柔、让我骄傲、有荣耀、能够照顾我、供应我、对我很好的一个丈夫。每一个作丈夫的,也都希望得到一个顺服你、敬重你、爱你、为你牺牲一切的妻子罢。

但是我想我们见主的时候,我们所羡慕的是谁?当我们在谈论的时候,我忽然觉得,主啊,我羡慕的是那个弟兄,因为他当跑的路跑尽了,神给他一生的功课他学会了,他学得像基督了。所以他去见主的时候,主会夸奖他说:「孩子,你像我了,你作了你该作的,你一生在世上奔跑、追求的是要像基督一样的,你作到了。」

我也想到神会夸奖那个姊妹说:「你一生在地上,我养育你、扶持你、救赎你,使你成了这么一个贤慧的妻子,使你成为这么一个好品行的女人。」

我忽然发觉,神所要的、神所羡慕的,跟我们所要的、所羡慕的,是何等的不一样。我忽然觉得,主啊,我羡慕那个姊妹,我羡慕她能够被你作成。

[↑回到页首]

三、互相成全

我今天还没有被主作成,道德里面还有许多的不义,在我里面还有许多不像主的地方,所以求主今天借着志雄来成全我,或者是借着我成全他,因为神要借着我这个恶妻,来成全志雄的忍耐、成全他的温柔,他去见主的时候,可以得到奖赏。

我只不过是神用的一个器皿,我愿意神所要作的,真的能够成全、成就在我的生命中,让我有一天能被建造成像基督的样子,当我去见主的时候,我能够不羞愧。

所以,弟兄姊妹们,每一个人都羡慕有一个好丈夫、有一个好妻子,但是巴望神的灵在我们里面,给我们另外一个渴慕,渴慕我们自己作一个好丈夫,渴慕我们自己作一个好妻子。因为我们去见主的时候,主绝对不会说,你没作好是因为你没有一个好丈夫、好妻子,神就赦免了你。

当初亚当对神说,这个妻子是你赐给我的,我吃那个果子,是你赐给我的那个妻子给我吃的。神没有说亚当你没有罪,只有夏娃有罪,没有,没有!我巴望神在我们里面给我们另外一个羡慕,羡慕我们作妻子的,靠着主的恩典作一个好妻子;作丈夫的,靠着主的恩典作一个好丈夫。

[↑回到页首]

1、丈夫要扶持妻子

我自己学的这三个功课,志雄帮助我好多。所以我在这里讲的,不只是给姊妹们听,也希望你们作丈夫的,能够尽量帮助你的妻子成为一个敬畏神的人。因为只有敬畏神的人,能够得生命、得知识、得智能、得丰富。希望我们靠着神的恩典,加上我们自己一切的努力,作丈夫的,帮助你的妻子,让她看重她自己,你看重她,她就更看重她自己,也能帮助你的妻子敬重你。

一个姊妹在人生的旅途当中,会遇见许多试探、诱惑、挫折,需要作丈夫的在旁边扶持,需要作丈夫的打心里来敬重她、保护她、爱她。

[↑回到页首]

2、贤慧的妻是神所赐

我也提醒作弟兄的,妻子是神赐给你的。箴言十八章22节:「得着贤妻的,是得着好处,也是蒙了耶和华的恩惠。」那个「贤妻」的「贤」字旁边有点点点,表示原文没有这个字,所以「得着妻的,是得着好处,也是蒙了耶和华的恩惠。」

十九章14节:「房屋钱财,是祖宗所遗留的;惟有贤慧的妻,是耶和华所赐的。」所以弟兄们,妻子是神给你的赏赐。

在创世记中也记载着,神问亚当说:「你怎么知道你是赤身露体。」亚当说:「是你赐给我的那个妻子,她叫我吃的。」

所以每一个男人都要知道,一个女人肯嫁你、肯跟你吃苦,把自己的青春、自己的一切摆上,跟你成为伴侣走人生的路,不是靠着你有什么能干、什么应得的,是神赐给你的,所以我们要好好珍惜。

[↑回到页首]

3、奔向标竿

我们作妻子的,要提醒我们自己,不要有一天你的丈夫见到神的时候,像亚当一样跟神说:「你赐给我的那个妻子,把我害成今天这个地步。」巴望真的有一天,当我们的丈夫去见主的时候,能够对主说:「主啊,感谢你赐给我的贤妻,使我一生有益无损,使我一生满有耶和华的恩惠。」愿这个挑战,这个标准,成为我们姊妹在地上目标,让我们追求圣洁、追求像神一样的品德,好使我们不会因着我们自己,使神的道理被毁掉。

提多书也说到:「要指教少年妇人,爱丈夫、爱儿女;当有很多好的德性在我们里面时,神的道理才不致被诽谤。」

[↑回到页首]

怎样作好妻子的几点补充

两年前,我和爱君到德州参加布道会,她告诉我会后有个姊妹跟她讲她好幸福,我心中难免有些得意。没想到,不久以前我们去探访一对弟兄姊妹,被探访的姊妹对我说:「刘弟兄啊,爱君姊一个礼拜只陪我们一次,只带我们讲一堂,你每天二十四小时可以听她讲话,你好幸福!」

这时我突然听到我里面有个声音在说:「你不知道!」

有人很羡慕爱君,有人很羡慕我,但是你们不知道我们背后学的功课,不知道我们在十字架的路上所经历的一切。当我们回头去看的时候,我们实在要说,如果不是神的怜悯,我们的婚姻今天不知在那里。

关于作一个好的姊妹,还有几个方面值得注意,如果能够在这几方面多学习,相信神会使你的婚姻变得更美好。

一、不要让孩子成为婚姻中的第三者

第一方面,作姊妹的常会犯的一个错误,就是当有了孩子的时候,在她的生命中孩子就比先生更重要。可是,如果你要学作一个好姊妹,要学著作到「先生比孩子重要」这个功课。当让你的先生觉得在你心中他比孩子更重要,他会特别爱你,会更和你一同来爱孩子。不然你会常常听到你先生说:「你看你的儿子!」

在神的计划里,神要求夫妻两人合为一体,所以在对方的生命中,你一定是最重要的;在你的生命中,对方也一定是最重要的。如果你把一个第三者摆到你们婚姻中间,他占有的地位超过了对方就会有问题了。

这是第一个我要提醒作姊妹的,因为作姊妹的有了孩子以后,往往孩子就是一切。特别是当你的丈夫还没被神磨成,你常对他失望的时候;他正在为事业打拚,你常感被冷落的时候,你会很自然的把所有的感情摆在孩子身上。

你越这样作,你就越把你丈夫推出去,让你的丈夫跟你距离越远。这是第一个提醒。

[↑回到页首]

二、不要让父母成为婚姻中的第三者

第三者不一定是外面的男人或女人,今天在基督徒的婚姻中,最大的第三者有两个:一个是孩子,另一个是父母。

作妻子的要学习,人要离开父母。很多作弟兄的很难学这个功课,但是作姊妹的也很难学这个功课。如果你孝顺父母到一个地步,让你先生觉得你爱父母超过爱他,你的先生很难与你一同孝顺你的父母。如果你让他感受到,在你的生命中他比你父母还宝贵还重要,他会甘心情愿地去孝顺你的父母,跟你一起孝顺你的父母,而且远超过你自己的孝顺。这时你得着的是更好的、更美的。

作姊妹的,要学着在你的生命中,一定要知道绝对不可以允许有第三者。这是一个姊妹在学作一个好妻子方面一个很重要的功课。

[↑回到页首]

三、不要把丈夫当成竞争对象

另外一个作姊妹的在主面前学的功课,是要知道,你的丈夫越好,越是你的福气。不要把丈夫当成你的竞争者,把丈夫跟自己比看谁更好。要知道,你越让他被神成全,对你越好。如果你的丈夫不能被主成全,就算他今天很听你的话,也不会是你的福气。

你们是否见过一种很听太太话的丈夫,这样的姊妹也很得意:「你们看,我们教会有谁的先生有我先生这么乖?」年轻时候是得意了,指挥他来、指挥他去,叫他作什么就作什么,从不回嘴。可是所有这种女强人太太,当她过了四十多五十岁就会发现,里面非常不满足。

年轻时可以管辖丈夫为满足,以丈夫听话为得意,但当年龄慢慢大了,她终于知道她真正要的是一个可以作头的丈夫,一个可以保护她、照顾她,可以依靠的丈夫。

但如果你在年轻的时候一直打击他、一直压制他、一直叫他听话,他已经习惯了,到你需要他作头的时候,他作不了头了。这就是为什么许多追求灵恩的姊妹是性情很强的姊妹,就是因为她们里面没有满足!

如果能从年轻开始就靠着主的恩典,让你的丈夫作你的头,成为你的满足,让基督借着他把基督的爱流露出来爱你,让你实在觉得,你是被宝贝的,被爱的,是有福的人。

所以你们应记得,想想用什么方法去成全他,而不是叫他听话。叫他听话,你今天高兴,将来不高兴。所以作姊妹的怎样预备自己也是很重要的一点,怎么样让自己在主的面前能够成为一个更好的女人,是一个很重要的功课。

[↑回到页首]

和婚姻有关的两个题目

一、关于公平

曾经有位姊妹,有一次说:「不公平!不公平!不公平!」连着三个「不公平!」我问:「什么事情这么不公平啊?」她说:「你看箴言这一章怎么这么不公平!」我说:「箴言三十一章为什么不公平?」「啊你看,什么事都是女人作的呀!你读三十一章试试看,里面的事是我,外面的事也是我,他就坐在城门口跟长老讲话。」这个姊妹跟我讲:「不公平!不公平!不公平!」弟兄姊妹让我们记得,如果在神的里面,我们能够更多地靠着主的恩典来学习让自己作一个更好的伴侣,不要问公平不公平。因为坦白说,你以为什么事都是你作的就吃亏了,事实上你没有吃亏;因为当你在这个过程中更多的被神成全的时候,在永世中你的荣耀和你的美丽是难以想象的。所以不要觉得不公平,真的不要觉得不公平。

有姊妹说,如果我的弟兄像某某人一样的话,那我可以顺服他;如果我的弟兄怎么怎么样,我就可以为他作什么,像他目前这个样子......算了罢。

请你记得,你如果是为着自己的丈夫来顺服,为着他来受苦,为着他来受气、受累,就算他是天下最好的男人,都不值得你这么可怜。天下没有一个男人值得女人这样的牺牲,这样的摆上。但是如果是为着主,当你为着主的时候,你所摆上的一切,你所承受的一切,就算主今天在地上没有给你许多的恩典,你大可以放心,神在永世里决不会亏待你。

不要听到一些见证就「哗!如果这样,我就会怎样。」神有怜悯,但有时候神也许真是把我们摆到一生受苦的光景里面,让我们一生遭遇困难,心理的、生理的。像我们刚才讲的那位弟兄,他的妻子就是心理有问题,脑子有问题,高兴发脾气就发脾气,要怎么样就怎么样,这个弟兄再怎么作对的事情都没有用,这个太太永远不会变温柔的。也有弟兄也真是朽木不可雕也,你怎么样对他他就是改不过来,但你千万不要就此灰心,因为你原来就应该对他没有盼望。

如果我们把盼望放在人的身上,早晚会灰心的,就是全世界最好的太太、最好的先生都会有让人失望的时候。所以如果你把盼望放在他(她)身上,当他(她)令你(妳)--失望就让你(你)受不了。

但是如果妳把盼望放在主的身上,情形就不同了。主耶稣讲过一句话,很多人认为这句话与婚姻没有关系,但这句话与婚姻很有关系。主耶稣说:「这些事你们既作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,就是作在我身上了。」(太二十五40)你如果作在他(她)的身上,好象作在主的身上,弟兄姊妹,不会落空的,也许今天没得到回报,但是希望你在信心的眼中,能够看见在永世里有更大的奖赏。

[↑回到页首]

二、关于未婚

1、 未婚不一定就是苦

有姊妹问,有些单身的姊妹,祷告了、禁食了,也参加了几次单身营,就是找不到对像,那怎么办呢?是不是神没有把这个祝福给这个姊妹?

丈夫、妻子是神所赐的,而神赐给我们任何事物:一个恩典、一件礼物、一个奖赏,都是有目的的。我们一定要记得这个原则,这一点很重要。神不会给你一个东西是好玩的,因为我们的神是一个有目的的神,祂对我们的任何作为都是有目的的。

如果我们看见圣经中的婚姻观就会知道一件事,神所以要把伴侣摆在一些人的生命中,是要用伴侣来成全这些人。

你们知道,有一些人,他们的生命是特别好的生命,好到一个地步,这些人不需要摆一个伴侣在他的生命中来磨他。

什么人会伤你伤得最痛?不相干的人想用话刺你,想半天,讲出来还不知你会否生气;你的伴侣想都不用想就知道你那最痛,一针就见血--真是一番寒澈骨啊,他(或她)轻易的一句话就会使你觉得人生乏味。

我常跟有婚姻的弟兄讲,你知道你为什么有个妻子吗?因为你这个人很差,所以神要给你一个妻子,如果你够好了就不需要了。

有一些人在他的生命中,神能够成全他,不需要用到夫妻的关系来成全他。

这样的人,不要以为失去了什么,不要以为损失很大,徐华医生说的好:「一个人没有结婚十分苦,一个人结婚后十二万分苦。」

[↑回到页首]

2、神对单身的人有特别的呼召(林前7:32,34)

第二是神在他们生命中有特别的呼召。有一类服事,必须是单身的人才可以作的。神让这样的人单身是为着来服事主。

有一位加拿大的弟兄叫缪学礼,我们叫他缪叔叔,他已经是七十多岁的老人,六十九岁时因身体不好被强迫退休。他一生在中国大陆、台湾、香港作宣教士,作了一辈子。

他退休后很痛苦,因为他想念到台湾有一种孩子没有人爱,就是那些身上刺了龙虎的,那些监狱里里进进出出的,那些感化院、监狱都不愿收,连他们的父母都不要的孩子。缪叔叔想念那些孩子,所以他再回到台湾去,把这些孩子一个一个捡回来,住在他家。

如果你们看到那些可说是歹毒的孩子,绝对不会爱他们的,我看到那些已无恶不作的孩子时就想痛打他们一顿。象样的服事,还有很多不同的服事,需要一些单身、特别的人去服事。

如果你是单身的,你需要在神面前求问一件事:「主,主是不是要我单身,在我生命中有特别的要求?是不是对我有特别的呼召,要让我有一个特别的服事?」

[↑回到页首]

三、成为别人的祝福

今天这个时代,有许许多多的年轻人没有人真正爱他们,因为他们的父母太忙了,没有办法爱他们,而且还有一些是没有父母的。

今天在北美有很多这样的年轻人,他们需要有人爱他们,需要有人花很多时间在他们身上,而成了家的人很难多花时间在他们身上,需要有人为着这些孩子把自己摆上。

在北美老年人最孤单,如果住在法拉盛、中国城还可以走路或坐巴士到哪去,如果住到像新泽西可惨了,到公园散散步搞不好还走不到。

真的,这些年长的伯父母真是苦啊,来到美国,看不懂,听不懂,讲不懂,连路都不能走啊!最难尝的孤单、最难尝的寂寞在这里。

与儿孙同住的很苦,照顾孙子、孙女,作得要死,不会落得好处;没有与儿孙同住的也很苦,白天看不到孩子,晚上也看不到孩子,天天看不到孩子,非常寂寞。

我们教会有一些单身姊妹们有这样的心,去陪陪他们,跟他们说说话,带他们出去逛逛。

如果你今天还是单身,要珍惜单身的年日。你还有这些时光,可以浪费掉,在那自哀、自怜、自怨;也可以在主的恩典中,用着主给你的一点点时间,实在在神的手中,成为许多人的祝福。

[↑回到页首]